官方微信
【原创】北京氢能峰会20位演讲嘉宾精彩语录
2021高工氢能产业峰会(北京)| 演讲嘉宾精彩语录 文章来源自:高工氢电网
2021-05-27 04:09:41 阅读:5631
摘要2021高工氢能产业峰会(北京)盛大举办,20位演讲嘉宾精彩语录。

  

5月18日,以“氢风先发示范城制储运加次第开”为主题的2021高工氢能产业峰会(北京)盛大举办。本届峰会共设开幕式专场、制氢专场、氢气储运加专场、闭幕式专场等四大专场,涉及制氢、储氢、运氢、加氢、应用等氢能源全产业链,超600位行业精英、科研机构、投资机构及政府人士参与。  

与会嘉宾围绕双碳目标下的氢能战略机遇、氢能生态链的构建与企业发展机遇等话题展开深度探讨与交流,群策群力为中国实现碳中和贡献力量。  

以下是本届峰会20位演讲嘉宾精彩语录:  

高工氢电董事长张小飞博士:站高看远,不畏短期困境  

1.jpg 

张小飞表示,中国氢气产销量巨大,当前氢气消费以工业用原料氢为主,交通用能源氢不足1%;氢气供应以煤制氢、氯碱制氢为主,电解水制氢不足1%。在碳达峰与碳中和要求下,氢气生产低碳/零碳化大势所趋,电解水制氢(绿氢)前景光明。  

未来10年,绿氢将呈现爆发式增长,主要驱动力为能源氢的爆发与原料氢对灰氢的快速替代:1、2025年,需求领域为化工原料氢,制氢路线以碱性制氢为主;2、2030年,以氢燃料汽车的能源氢供应将占据重要地位,PEM制氢份额将快速提升。  

在此趋势下,可再生能源耦合制氢应用示范项目稳步增长,基数规模不断扩大。制氢设备处于市场爆发前夕,企业产能饱和,即将扩产备战。具体来看,当前碱性制氢设备竞争三强格局初现,但制氢需求尚未打开,格局变数较大。2025年碱性制氢需求量将比2020年增长3倍以上,制氢产能不足,企业急需扩产。  

作为氢能应用的重要突破口,氢燃料电池产业正在快速成长中,在规模效应和国产化趋势下,成本将大幅下降。2025年后,氢燃料汽车发展有望进入“快车道”,2035年氢燃料汽车保有量突破150万辆。与此同时,加氢基础设施抓紧建设中,配合储运技术多元化发展。大型能源公司开始接手加氢站建设,预计2035年将突破2000座,交通加氢设施初现规模。  

未来行业形势发展无疑是美好的,但短期内仍然面临不小的难题,比如氢能产业链环节中,过多资金投入电池环节,短期内成效甚低,造成资源浪费;产业链各环节相对孤立,难以形成发展合力等。  

对此,张小飞建议:“产业链企业要目标明确、做好战略布局,并加快技术研发、储备人才协作;加强产业链协作,形成产业闭环;积极拥抱资本,借力资本加快发展。”  

中国船舶七一八所技术总监薛贺来:“可再生能源+水电解制氢”必将成为氢能核心技术途径之一  

2.jpg

能源低碳转型意味着能源产出要由燃料向电力转变,用能侧要全面实现电气化,这将导致终端用能方式的巨大变化。通过低碳转型,实现电力系统、交通、建筑和工业领域发展模式的全新变革。氢能作为连接媒介,将迎来快速发展机遇。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产氢国,也是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量最大的国家。已形成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川渝等多个产业发展示范聚集区,已有60多个城市和地区做出了明确的氢能产业发展规划和指导意见,氢能产业初步形成,氢能应用市场潜力巨大,产业发展已从基础研究阶段进入到示范应用阶段。  

不过,我国氢能产业还存在以下问题:1、目前整体没有形成盈利模式;2、缺乏真正有技术、有实力的企业;3、政府以有限公共资源换取招商,企业与政府博弈;4、创新投入不足,缺乏行业引领,难以形成协作,企业各自为战。  

除此之外,我国对氢源关注不够。“氢能相关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路线必须置于‘实现2030年二氧化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这两大目标之下。不管什么来源,氢作为二次能源载体本身是零碳的,关键在于生产过程绝不能为生产氢而产生大量二氧化碳。“薛贺来说,可再生能源+水电解制氢必将成为获得廉价氢能的核心技术途径之一。  

全国氢能标委会杨燕梅博士:质量基础设施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技术支撑  

3.jpg 

质量基础设施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技术支撑。当前氢能产业处于发展初级阶段,呈现多领域交叉融合、产业链长、技术升级快、产品更新快等特点,亟需建立标准、检测、计量、认证一体的质量基础设施。  

杨燕梅建议:1、加快顶层设计,推动氢能标准制修订工作。尽快明确氢能产业主管部门,制定氢能产业发展规划和路线图,全面指导氢能产业规范有序发展;2、强化标准实施应用,健全氢能质量基础设施体系;3、对标国际,积极开展氢能国际标准化工作。  

美锦能源氢能事业部部长吴浩:注重产业链融合带来的技术升级红利  

4.jpg 

在宏观政策导向、地方产业升级&环保驱动、资本的介入等多方因素推动下,氢能产业发展空间广阔。在此背景下,我国氢能产品技术与国产化水平快速提升,燃料电池汽车应用场景和产品逐渐丰富,同时整体成本在快速下降。  

具体而言,在氢气制储运加环节,氢气制取成本持续下降,液氢、管道运氢技术的进步将进一步降低氢气成本;在核心零部件及整车制造环节,规模化推动制造成本快速下降;在运营环节,运营规模增加,金融工具不断完善,规模效应逐步体现。  

从美锦能源的经验来看,吴浩建议:1、注重产业链融合带来的技术升级红利;2、重创新、讲效率带来的竞争优势;3、充分发挥资本的推动作用。  

佳安氢源总经理江风:MDP定向除杂技术为氢源品质保驾护航  

5.jpg

从目前我国交通领域的氢源供给现状来看,在氢气的制、储、运和终端应用环节都存在成本过高的难题,解决氢源价格过高是实现氢能产业商业化推广关键。从目前我国氢源的供给现状来看,主要是通过副产氢提取除杂和可再生能源制氢两种不同的形式。  

中国发展工业副产氢有天然资源优势,工业副产氢是未来大规模氢源获取的有效途径之一。要让便宜易得的工业副产氢达到供应燃料电池使用的燃料氢气使用标准,专业的提纯技术必不可少。  

海珀尔赵辉:2030年可再生能源制氢成本将降至15元/kg  

6.jpg

目前我国可再生能源利用率不高,存在弃水、弃风、弃光等问题,电解水制氢可以与弃水、弃风、弃光等可再生能源相结合,利用弃电制氢消纳大量无法上网的可再生能源,为氢能行业发展提供低成本的绿氢。  

未来电解水制氢的规模会进一步扩大,国家需要提供可再生能源制氢优惠政策,降低可再生能源制氢的过网费和使用费,预计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制氢成本将降至15元/kg。  

大陆制氢许卫:5年内太阳能风电制氢成本将与蓝氢持平  

7.jpg

在电解水制氢的两种技术路线中,碱性槽和PEM槽各有优劣:碱性槽在效率、使用寿命和成本上具有优势;PEM槽在操作压力、负载范围、占地面积方面具有优势。考虑到成本和可靠性等因素,大规模电解水制氢仍会在一段时间内以碱性电解槽为主。  

许卫认为,蓝氢的利用是中国氢能产业中短期发展的方向,绿氢的生产才是氢能产业长期发展必然的选择。未来5年内,低成本太阳能和风电制氢平均成本将与蓝氢相当,我国在可再生能源制氢领域具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中电丰业副总经理王鹏:站内电解水制氢大有可为  

8.jpg

以1000Nm³/h单套碱性水电解制氢装置并组合PEM水电解装置,可以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电力,解决大化工、大冶金行业的氢气需求。而在碳排放主要领域深度减排,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手段。  

我国目前存在氢能供应链构建不完善,氢气资源分布不均衡;氢能运输效率低;单位质量氢气运输成本高等因素制约产业发展。他建议,可以在站内电解水制氢或者在加氢站附近集中制氢,将输氢改为输电,避免氢气的长距离运输。  

中集安瑞科技术总监李怀恩:不同储运方式,有各自的应用场景  

9.jpg

现阶段长管拖车的技术和产品最成熟,适用于市场开发初期和需求量相对较小的场景;国内管道供氢方式目前主要集中于专门应用场景内,未来可结合大规模产能和高需求的地区,进行战略性布局;液氢适合长距离运输,但其经济运距小于780公里,超出此运距应考虑现场制氢的路线。  

氢储科技副总经理曹俊:挖掘固态储氢潜力  

10.jpg

燃料电池汽车行业是氢能产业的一个起步应用市场,氢能未来将在储能、热电联供以及氢冶炼更多领域也有广泛的市场。但当前氢气的储运还是一个“卡脖子”的环节,氢储科技的核心技术就是使用镁基固态储氢的方式来做氢气的储存和运输,固态储氢能够达到非常高效的储氢比例,将来储运氢的设备可以更多使用固态的形式,包括使用固态储运方式的加氢站。  

中科富海总裁高金林博士:氢液化能耗及单位成本会随装置规模增大而降低  

11.jpg

制氢、储运、应用各环节均会产生相应的成本,氢经济性主要取决于应用方式。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制氢是化工行业实现碳中和的重要途径,而大规模氢液化技术是保障绿色供氢规模化和稳定性的重要手段。当前,固定投资、能耗和制氢成本是影响液氢成本的主要因素,氢液化能耗及单位成本会随装置规模增大而降低。  

中材科技总工程师米宽:掌握IV型储氢瓶关键技术  

12.jpg

氢气储存没有通用的解决方案,应用场景不同解决方案也不同。车辆由于受空间和重量的限制,III型和IV型气瓶是燃料电池汽车用气瓶的最好选择。IV型气瓶是当下国内研究的热点,IV型气瓶瓶口结构设计是难点,直接影响气瓶的密封性能,主要专利掌握在欧美日韩企业手中。此外,氢渗透也是IV型气瓶的聚合物内胆需要解决的难题。  

天海工业四型瓶事业部总经理张增营:建成一条高压Ⅳ型气瓶生产线  

13.jpg

天海工业通过三年多的创新研发,掌握了IV型瓶的核心技术,引进国外先进生产设备,建成了一条高压Ⅳ型气瓶生产线。目前公司已经完成了多款IV型瓶产品的研制,压力等级涵盖20MPa-70MPa,各项指标均达到或超过国内团体标准及ISO国际标准要求。  

PDC亚太业务发展总监周勇:扩产以满足市场需求  

14.jpg

PDC主要有三大业务:1、标准压缩机模块;2、一站式制氢,包括提纯、压缩、存储、加注一体;3、加氢站总包业务。目前PDC在中国开展的主要是第一块业务,后两块业务在海外有很多应用,但在中国受多重因素影响还未展开。  

目前中国有越来越多的90兆帕压缩机的需求,PDC产品实测压力比这个更高,符合国内高压力、大流量的趋势和需求。产能方面,受益于全球氢能行业的快速发展,PDC的三家工厂已经全负荷运营,今年将完成第四家工厂的筹建,该工厂的面积相比前面三家工厂的总面积再翻一番。  

铂偲尅总经理张彬:创新氢用管阀件  

15.jpg

目前公司推出针对氢能源系统的两款最新的产品:一款叫做i-Fitting,为了以后车系统的标准化安装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没有任何经验的工人使用这个产品可以做到每个接头100%安装到位;另一款就是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在中国大力推广新产品,主要是适用于液氢、高压储氢系统的高压件。  

中鼎恒盛总经理罗克钦:国产隔膜压缩机助力加氢站建设  

16.jpg

近20年以来,国内隔膜压缩机竞争激烈,技术进步很大,国产压缩机的性能指标、易损件寿命与国外压缩机相差不大,备品备件价格优势超明显,设备全年的备件消耗和服务费用不到设备总价的5%,在服务质量和效率上更是领先。  

他在现场展示了中鼎恒盛隔膜压缩机在几个加氢站运行的真实运行数据。比如中鼎恒盛45MPa隔膜压缩机在武汉雄众加氢站运行,设备的噪音、排气温度、振动及流量等各项指标都能够达到相应的标准,膜片和气阀寿命有足够的保证,设备运行至今情况良好。公司在其他地区应用的隔膜压缩机,也都表现良好。  

“公司通过优化缸头技术及系统设计,在进气压力、排气压力、电机功率相同的工况条件下,大大提高了压缩机的工作效率,让流量翻倍增加,同时还能严格控制排气温度,以防止‘氢脆’现象出现。”罗克钦透露,在前期充分保障质量,后期维护费用很低。  

神通新能源总经理孙明民:氢用阀门三大突出问题  

17.jpg

当前国内氢用阀门行业有三大突出问题:1、进口产品为主。因其技术门槛高,目前市场以进口产品为主,价格较高,普遍为英制接口,售后服务难以跟进;2、成本占比高。目前燃料电池汽车整套动力系统中阀门成本占比约为10%~20%,加氢站阀门成本占比10%~20%。3、卡脖子情况突出。目前整个氢能产业链中,大部分核心产品已完成国产替代,氢用阀门的卡脖子情况较为突出。神通新能源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助力我国氢能产业加快发展。  

正星氢电工程技术中心副主任李明昕:新国标拓展了油氢合建站发展空间  

18.jpg

加氢合建站价值业务链涵盖了能源供给、整站运营和交运服务三个层面。加氢合建站主要参考技术标准方面两项重要标准GB50516-2014《加氢站技术规范》和GB50156-2012《汽车加油加气加氢站技术标准》都在2021年进行了重新修订。  

从国家新出台的国家标准来看,具备加油、加氢、加气一体的加氢合建站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并且三级加氢站内储氢量最大储氢量由1000kg提高到3000kg,整站服务能力(建站型式)得到显著提升。现阶段,正星氢电针对商用加氢站,推出新一代橇装隔膜式氢气压缩机,管束车回车压力可低至3MPa,氢气综合利用率提高20%。  

液空厚普技术总监陈丽娟:油氢合建站要注重安全环节  

19.jpg 

油氢合建站相比于单一的加氢站有显著的优势,油氢合建站基本上无需额外人员费用、无额外管理费用、无需额外土地费用、无需新建基础设施,只需要增加边际成本。从加氢站采购成本的比例来看,压缩机和储氢瓶、加氢机占到整个设备60%以上的比例,目前国产压缩机价格低又好用,随着国产化的进步,这部分的成本还能继续降低。  

在油氢合建站的设计方面,目前沿用的是化工有关的施工资质,并且加氢站的建设是按照危化品项目进行安全设计。其对施工单位的要求也更为严格,除了具有建筑业企业资质外,还应有工业管道GC1以上资质证明。投建油氢合建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经过科研分析、立项选址、项目报建、项目建设、工程验收和运营管理多个阶段,且每个环节都有严格的把关。  

“加氢站从各个环节都要保证安全,设计安全和装配安全是重要组成部分。”陈丽娟表示,油氢合建站的建设一定要注意安全因素,如何确保运维安全也是油氢合建站建成后需要重点考虑的环节。  

国富氢能研发与战略总监魏蔚:加快液氢发展  

20.jpg

液氢在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新兴产业领域当中的应用会带来产业的革命和制造业的升级。液氢储氢的加氢站,可以加注所有车辆。重载交通工具当中用液氢作为燃料可以提升续驶里程,减少加注时间和提高效率。  

按照国家路线图,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到2030年将有100万辆,魏蔚认为液氢重卡会占有一定比重。氢能基础设施方面,由于新建加氢站产生的土地限制,未来油气氢合建站会占有重要的市场份额,其中将会有一定比重的液氢加氢站面向大量的液氢重卡。  

目前我国已经给出了一系列液氢相关的标准,从最新进展来看,既有2019年已经颁布实施的工业气体协会的团体标准,也有今年4月份刚刚批准发布的液氢国家标准。标准的不断完善将推动液氢快速发展。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