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国电投氢能柴茂荣:氢能的灿烂前景与脚踏实地
国电投氢能 文章来源自:高工氢电网
2021-12-20 10:09:55 阅读:6826
摘要到2030年平均绿氢成本可能会2.3—2.5美元每公斤。此外,燃料电池成本在未来5年也会有很大的降幅,电堆材料成本在2025年有望降至50美元/kW。

“我国氢气产能占世界的1/3,用氢不是问题,未来燃料电池用高纯氢价格会逐渐降低。到2030年平均绿氢成本可能会2.3—2.5美元每公斤。此外,燃料电池成本在未来5年也会有很大的降幅,电堆材料成本在2025年有望降至50美元/kW。“国电投氢能首席技术官柴茂荣博士在2021高工氢电年会现场说道。



柴茂荣.jpg



12月12-14日,2021高工氢电年会暨高工金球奖颁奖典礼将在深圳机场凯悦酒店盛大召开。在12日上午举行的开幕式专场上,国电投氢能首席技术官柴茂荣博士发表了“我国氢能与燃料电池的前景展望”的主题演讲。

 

从国家碳排放目标和我国可再生能源的现状来看,从2007年起,我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2019年左右我国的人均碳排放达到世界的1.6倍,所以习主席在去年9月16日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大会上提出来双碳目标,也就是2030年达到碳达峰,2060年达到碳中和。

 

“对于我国而言,用什么来替代传统能源?将主要依靠太阳能和风能。我国如果全部用太阳能来替代现有主要用途的能源是够的,而且远高于需求量。”柴博士表示,但这些可再生能源需要储能来解决稳定供应的问题。氢能既可以解决大规模电力的储存问题,也可以解决将来单一电网不能解决的冶金、化工行业的原料问题。

 

所以未来的能源体系肯定是多能源并存的体系,是一个多能互补、多元耦合的过程,氢能将逐渐处于中心位置。我国氢气产能占世界的1/3,用氢不是问题,未来燃料电池用高纯氢价格会逐渐降低。到2030年平均绿氢成本可能会2.3-2.5美元每公斤。只有通过氢能全产业链共同努力,从制、储、运、用四个方面协同发展,解决用氢量少、运输成本高等问题,才能解决用氢成本的中间环节过高的问题,实现整体降本推广。

 

从全产业链来看,氢能发展的主要难题是在可再生能源制氢和应用场景上。两条主要的绿色制氢路线:一是光伏或风能发电,二是通过种植植物、生物发酵制乙醇,然后再重整制氢,这两条路线将来都会得到发展。

 

针对可再生能源发电制氢领域,国电投的CHJT光伏电池量产效率可达百分之24.5,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未来太阳能光伏制氢的成本可能会下到1毛钱以下,度电成本小于0.25元,可实现平价上网,制氢成本可控。

 

image.png

在氢能应用端,国内外都是从交通运输起步,交通领域汽油相对价格较高,最容易驱动能源替换。国电投致力于燃料电池的技术研发,对标以丰田为代表的国际前沿技术,针对燃料电池寿命、性能提高、降低成本等痛点问题展开相关布局。


利用大型能源央企技术优势,国电投已打通燃料电池全产业链,实现从材料到关键工艺技术的完全自主可控。除碳毡抄纸外,所有零部件都建有生产线。





image.png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